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的,在个小型的宴会上,你跟你爸爸去参加的,当时我们还说过几句话……”周彤彤低下头,说到最后眼里都带着羞涩。

当时初见他的心动,让她简直是情难自已,某次他妈妈和人闲聊起犯愁儿子的婚事,她得知后费了好大的劲才促成了这场相亲。

周彤彤眼神期待的看着他,“贺先生,你还记得么?”

“唔。”贺元朗不留痕迹的皱了眉,模棱两可的应了声,脑海里找不出任何对面前女孩子的记忆。

毕竟是妈妈亲自安排的,也是不敢怠慢,索性转了话题道,“认识了就是朋友,不用贺先生那么见外的叫。”

“那我可以直接叫你元朗吗?”周彤彤大喜。

“可以。”他淡淡的笑了笑。

“真的吗?那可真是太好了,你也直接叫我彤彤吧,元朗……”周彤彤费了好大的劲,才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激动,努力的想着让两人更加了解,更加亲近。

似乎都只是她在说话,他偶尔喝口咖啡,偶尔看向别处,这会儿正低着头,薄唇微挂着薄薄的弧光。

那若有若无的笑,简直能让人痴狂,周彤彤正入迷时,他却忽然起身,将掌里的手机放入口袋,笑着道,“抱歉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“好的!”周彤彤立即点头如捣蒜。

对面的家长得理不饶人,在主任的威严下,艳阳和体育老师连连讨好的对着家长软声细语,尽可能的将毕生的好话部说尽。

手机忽然震动提示有短消息时,她悄然的摸出来,上面只有简洁的两个字:过来。

她不jin蹙眉,下意识的朝前面望过去时,就看到男人已经从位置上站了起来,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。

咬了咬牙,她只好硬着头皮站起来,“主任,我尿急,去趟洗手间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一路小碎步走到了洗手间,在男女两边的门口处她迟疑着,正准备拿着电话想要找号码时,一旁男厕里伸出一条魁梧有力的手臂,直将她拉了过去。

背脊被抵在门板上,贺元朗英俊的眉眼瞬间逼近。

“什么事啊?”艳阳咬唇,有些局促的看着他。

跟在他身边快两年的时间了,但绝大多数的情况下,两人都是在夜晚相见,只要他一通电话,她就会推掉一切事情,乖乖的在那间公寓里等着他,然后上/床,开始做。

所以,这样白天的情况下两人相见,她有些适应不过来。

贺元朗眯眼,头微微一歪,朝她的脖颈间凑近,随即勾唇,“怎么没喷香水?”

“唔。”艳阳摊手,敷敷衍衍。

等着她再抬眼时,他的吻就覆盖了上来,霸道的气息铺天盖地的罩下来。

后脑勺被他伸手扣着,舌被他卷过去大力的吸,故意的不给她换气的机会,胸腔内憋的发闷,等他终于餍足的放开时,她大半个唇腔都是麻的。

贺元朗伸手在她脸上捏了捏,干干净净的,没有任何粉黛的残留。

他忽然有些爱不释手。

被他捏的有些疼,艳阳抗议的挥手,轻声的问,“你来相亲?”

看到他时,她就也看到了他对面坐着的女孩子,那模样那架势,再明显不过的是相亲。

“嗯。”他懒懒的。

“哇哦!h市最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,竟然还要相亲,我要是给给报社放个消息,他们会不会说我造谣?”艳阳笑了,夸张对着他挤眉弄眼。

“晚上过来。”贺元朗却忽然道,眸光幽深。

艳阳皱眉,提醒着,“今天是周五啊,我得去医院看妈妈。”

“嗯。”他点头,表示他知道,但随即又道,“看完她再来,我等你。”

闻言,艳阳怔愣的瞅着他。

因为这近两年的时间以来,她最了解他的耐心不好,从来不愿意等人。还记得有次她只不过晚到了半个小时,他就已经大发雷霆,差点将她拆了重组。

被反锁的洗手间外,传来敲门声,一下下震在艳阳的后背。

她这才回神,贺元朗已经松开她退开,正在洗手池边上慢条斯理的洗手,周围一切不萦于心。

艳阳暗自咬了咬牙,吸了口气,才将门拉开,在外面等候着上洗手间的男人的惊惶目光下,镇定从容的走出来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临近郊外的一家私立医院,虽然不是位于市中心,却是一般人都无法能来看病的地方。

从电梯上来,艳阳穿过玻璃帷幕的天桥,走到最里边的高级病房,推开门,里面仪器的声音滴答滴答的。。

心脏里堆满了压抑,却在看到妈妈温慈的笑容时,瞬间开朗。

端来了温热的水,将干毛巾侵湿后再拧干,她俯身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,从妈妈的脸开始轻轻的擦拭着,每个角落都仔细的不放过,像是做着天底下最让人幸福的事。

小心翼翼的避开妈妈手上的针管,艳阳笑着道,“妈,我现在的工作还是很轻松,除了班里有几个调皮捣蛋的学生!我们学校又
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